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大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4 18:01:03 | 查看: 13| 回复: 1
  事实和理由:
  2020 年 10 月 20 日, 天津仲裁委员会作出[2020]津仲裁字第 0025号裁决, 裁决结果为: “(一) 被申请人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 向申请人赔付由申请人代被申请人支付的费用 3770943 元;
  (二) 被申请人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 向申请人给付律”沙僧道:“哥哥,怎么行事?”行者道:“你和八戒过来,就在他这堂下随着我做个羽翼,等老孙唤龙来行雨师代理费 100000 元; (三) 驳回申请人的其他仲裁请求。 如果被申请人未按本裁决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 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 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裁决为终局裁决。 本案仲裁费 42704 元, 由申请人负担 2704 元, 由被申请人负担 40000 元。 因本案仲裁费已由申请人预交, 故被申请人应当将所负担的部分于本裁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将直接给付申请人” 。
  申请人认为, 天津仲裁委员会[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 第五十八条第(二) 项, 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或者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的情形, 应当予以撤销, 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 申请人昌邑市骏腾工程安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骏腾公司)认为, 被申请人中国建筑第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六局)在天津仲裁委员会[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中的请求事项、 事实与理由、 主要证据等, 已完全包含在天津仲裁委员会[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 [201市场到了无味季,轻仓博弈龙头性价比较好,请看周一策略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书已经对相关问题进行过审理, 并一裁终局作出了终局裁决, 天津仲裁委员会[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书所裁决的事项不属于仲裁协议的范围且天津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 严重违反一裁终局、 一事不再理的仲裁基本原则。被申请人中建六局在[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仲裁申请书事实及理由部分的陈述如下: 中建六局于 2018 年 7 月至 8 月代骏腾公司支付农民工工资 1207854.7 元。 同时, 中建六局向涉案项目总包方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四工程局有限公司申请代中建六局支付骏腾公司下属农民工部分工资。 最终总包方委托发包方交通局于 2018 年 12 月至 2019 年 1 月支付了农民工工资 2854241.3 元。 同时, 发包方与总包方之间抵扣了等额的工程款, 总包方与中建六局之间抵扣了等额工程款用于偿还待付款。 故, 上述合计4062096元(1207854.7+2854241.3 元) 农民工工资实际由中建六局代为支付, 其中 276997元代付款已经与骏腾公司工程款抵扣。 由于骏腾公司的违约行为, 导致中建六局产生 3785099 元( 1207854.7 元+2854241.3 元-276997 元)损失。然而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书第 39 页( 最后一行) 至41 页( 中间部分) , 该案中, 其实仲裁庭已经对骏腾公司与中建六局双方存在争议的 4062096 元的代付款项作出过详尽的分析与认定,最终只认定了 276997 元, 剩余的 3785099 元不予支持, 故由此可知,第一, 中建六局在[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中提到的 4062096元和 276997 元与[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书完全是一回事, 属于重复起诉, 天津仲裁委员会已无权再次仲裁, [2020]津仲裁字第0025 号裁决违反一事不再理。
  第二, 中建六局在[2020]津仲裁字第 这家公司一个月赚2个亿,股价未来还能再翻一倍!0025 号案中主张的 3785099元, 就是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书中不被支持的 3785099元( 4062096 元-276997 元=3785099 元) , 完全是一回事, 属于重复起诉, 天津仲裁委员会已无权再次仲裁, [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违反一事不再理。
  第三, 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 中建六局自始至终主张 3785099 元系工程款或代付工程款, 应当予以抵扣, 却又在[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中主张 3785099 元系“ 损失赔偿” , 骏腾公司认为, 一方面中建六局的行为严重违反禁止反言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 与其之前的大量自认自相矛盾, 另一方面, 中建六局的主张在实质上指向的标的与诉讼目的与是完全一致的、 唯一的, 该 3785099 元指向的标的就是[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未获支持的 3785099元, 中建六局的诉讼目的, 就是抵扣扣减应向骏腾公司的应付工程款,通俗来讲就是换汤不换药, 实际上是一回事。
  第四, 骏腾公司注意到, 虽然[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书在第 41 页中上方提到过“中建六局可以另案主张” , 中建六局可能认为现在再次提起仲裁申请是因为原仲裁裁决提到另案主张, 但骏腾公司认为中建六局这是故意歪曲原裁决书的原意, 原裁决不是让中建六局突破一裁终局的制度, 而是认为中建六局可向原裁决处理范围以外的案外人主张权利, 另案处理, 而非换个名堂另案再向骏腾公司主张权利, 否则就同一诉讼标的向同样的人岂不是可以不断变换名目进行主张, 肆意践踏仲裁一裁终局的基本原则。
  第五, 仲裁一裁终局、 举证责任、 辩论终结的制度设计, 目的就是体现和维护仲裁的高效性、 终局性, 以及约束当事人及时完整的发表主张、 发表辩论意见、 向仲裁庭提交证据。 中建六局理应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充分的表达自己全部主张与辩论意见、 变更自己的主张与辩论意见, 而不是案子都终结终局之后, 再违反禁止反言与诚实信用原则巧立名目的主张损失赔偿, 退一步说, 无论如何中建六局应当为自己没有按时完整的发表、 改变自己的主张及辩论意见负责, 并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第六, 涉案《通村公路劳务分包合同》 已经被[2018]津仲裁字第0764 号裁决书确认为无效合同, 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其中支付条款、 违约条款也为无效条款, 中建六局却在[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的仲裁申请书和证据目录中枉谈“由于被申请人的违约行为, 导致申请人产生损失” , 骏腾公司认为, 中建六局明显揣着明白装糊涂, 楞按“违约” 要求赔偿损失。
  二、 天津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实际上推翻了自己在之前作出并已经生效的[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 而且[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本身在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甚至是基本逻辑上均存在严重的错误。
  第一, 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 骏腾公司要求中建六局支付欠付工程款, 中建六局反请求骏腾公司返还超付工程款。 欠付还是超付, 这明显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法律问题, 如果中建六局欠付骏腾公司工程款, 那就不可能存在超付, 如果中建六局超付骏腾公司工程款, 那就不可能存在欠付, 最终[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支持了骏腾公司的主张, 裁决中建六局向骏腾公司给付工程款3110062.01 元, 所以即便在该案中中建六局撤回了反请求, 但也无法改变中建六局实际上是欠付骏腾公司工程款, 而非超付工程款的事实。
  第二, 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 骏腾公司与中建六局经过充分举证, 最终认定中建六局欠付骏腾公司 3110062.01 元工程款, 也就是说整个工程算下来, 中建六局尚有 3110062.01 元工程款未支付给骏腾公司, 但[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却认定中建六局“代” 骏腾公司对外支付了工程款 3770943 元, 而且该 3770943 元均未经过骏腾公司的同意, 这里存在几个严重的逻辑错误:
  1、 中建六局欠付骏腾公司工程款 3110062.01 元, 但却要“代”骏腾公司支付比欠付工程款还要多的 3770943 元, 明显逻辑错误。
  2、 中建六局“代” 骏腾公司支付款项, 却不经骏腾公司认可同意, 如此还能对骏腾公司产生约束力, 明显逻辑错误。
  3、 中建六局曾分别于 2018 年 8 月 24 日向天津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 于 2018 年 12 月 13 日提出仲裁反请求均要求骏腾公司返还超付工程款; 骏腾公司也于 2018 年 12 月 6 日向天津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要求中建六局向骏腾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 如此表明, 一方面, 中建六局早在 2018 年 8 月便认为自己已经向骏腾公司超付了工程款; 另一方面, 骏腾公司通过发函函告以及提起仲裁申请的方式要求中建六局直接向骏腾公司支付欠付工程款; 基于这两种情况的前提下, 以及中建六局并在未经骏腾公司的同意的前提下, 中建六局却主张自己在 2018 年 12 月至 2019 年 1 月“代” 骏腾公司支付了农民工工资 2854241.3 元, 这种荒唐且自相矛盾的“代” 付款主张竟然被[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认为尽到了审慎的审查义务和注意义务, 存在严重的逻辑错误。
  第三, [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认为, 1、 涉案《劳务分包合同》 7.5.3 条约定在发生讨薪等时间时, 中建六局无须征得骏腾公司同意, 可按工人提出的工资额直接向其支付工资, 并在骏腾公司工程款中扣除。 但在 2018 年 7 月骏腾公司与中建六局已经通过实际行为将付款方式变为通过骏腾公司、 中建六局、 农民工签订三方付款协议的方式付款。 2、 《劳务分包合同》 7.5.3 条约定的是“……并在中建六局工程款中扣除” , 中建六局主张已超额支付工程款却仍继续对外代付, 实际上与合同 7.5.3 条约定不符。 3、 由于中建六局无代付前的确认, 是无法查明三方协议以外自然人与骏腾公司是否存在劳动、 劳务或其他合同关系。 4、 《洽谈记录》 并没有骏腾公司授权中建六局代付工程款的约定, 而且《洽谈记录》 关于骏腾公司债务的解决措施中明确约定骏腾公司自筹资金先行支付外欠债务, 骏腾公司的债务问题应自行解决等。
  反观[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 1、 [2020]津仲裁字第 0025号裁决中每次出现涉案《劳务分包合同》 7.5.3 条, 均刻意回避了该条包含的“……并在骏腾公司工程款中扣除” , 此条的意思是, 若中建六局尚欠骏腾公司工程款, 那么中建六局有权扣除, 但事实上中建六局自始至终一直主张已超额支付工程款却仍继续对外代付, 该种所谓付款是不符合合同约定, 也没有正当性的。 2、 [2020]津仲裁字第0025 号裁决认为《三方代付协议》 的方式并不是对《劳务分包合同》7.5.3 条的修改和变更, 该观点直接推翻了天津仲裁委员会作出并已经生效的[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 3、 [2020]津仲裁字第 0025号裁决认为中建六局提交的证据长达七百多页, 所以已经尽到了审慎的审查和注意义务, 因此无论中建六局依据《三方代付协议》 而代付的, 还是依据《洽谈记录》 而代付的, 乃至依据债权人提供的欠条而代付的款项, 均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对此观点, 骏腾公司认为, 首先,在[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案中, 中建六局提交的证据已经包含了[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提交的七百多页证据; 其次, 中建六局依据《三方代付协议》 而代付的款项, 是经过骏腾公司认可的, 因此有付款依据; 再次, [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已经认定《洽谈记录》 并没有骏腾公司授权中建六局代付工程款的约定, 而且《洽谈记录》 关于骏腾公司债务的解决措施中明确约定骏腾公司自筹资金先行支付外欠债务, 骏腾公司的债务问题应自行解决等。 那么中建六局依据《洽谈记录》 而代付其实是没有事实与法律依据; 最后, 所谓的债权人并非骏腾公司而是案外人, 中建六局依据案外人给所谓农民工出具的欠条代付款, 裁决竟然认为可以约束骏腾公司, 真是荒唐可笑,违反了法律的基本逻辑。
  三、 [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案, 中建六局主张是不能成立的,进而导致[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在根本上是不能成立的, 除前文已经陈述过的理由不再赘述, 补充其他理由如下:
  1、 中建六局付款本身就不具备正当性, 而且从微观角度看也并
  非尽到[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所谓的审慎的审查义务和注意义务。 中建六局提供的证据 3(《洽谈记录》 、 《诚信承诺函》 、 《代付协议》 、 欠条、 合同、 身份证复印件、 六局付款凭证、 交通局付款凭证) 。 其中 18 笔存在债权债务有明确当事人, 骏腾公司并非债权债务当事人、 金额无法对应等问题, 中建六局偿付案外人欠案外人的款项, 是无法消灭骏腾公司债权债务的, 怎么可能会对骏腾公司有约束力, 让骏腾公司赔偿?
  从宏观角度来看骏腾公司并未直接与洽谈记录表格内的劳务人员接触联系, 也未直接安排这些人进行具体工作, 因此, 洽谈记录中的人员是否骏腾公司提供过劳务, 提供了多少劳务, 骏腾公司其实在主观和客观上是无法确认的, 而且普遍存在物料供应人员给多个分包路段、 分包商及劳务班组供应物料的情况, 其上报的欠款数额是否真实、 是否属于骏腾公司标段范围, 骏腾公司是无法确认的, 骏腾公司实际上只能与班组负责人核对双方之间工程量, 况且根据中建六局与骏腾公司甲供水泥的分包模式, 骏腾公司与班组负责人双方之间的工程量也包含了大量甲供水泥款项应予以扣除, 故其他以外人员的工程量, 不要说中建六局无法核对, 就算是骏腾公司其实也是无法核对的,因此该部分工程量客观上是无法确认的, 中建六局的所谓双方协议实际上是跨越了至少三个法律关系(中建六局-骏腾公司、 骏腾公司-班组负责人、 班组负责人-实际施工人、 实际施工人-下手分包人) 的付款, 对于这种层层分包的施工, 发包人只能找下一手承包人, 因为经过几层分包, 真正的最终施工人, 各层分包之间的工程量付款情况,他人是根本不可能弄清楚的, 中建六局签署双方协议系其过分自信的过失行为所致, 而非所谓的“审慎注意” 。
  2、 根据中建六局提供的证据 8(中建六局委托付款书、 十四局委托付款书) , 中建六局明知建设施工领域的付款原则, 却明知故犯,中建六局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第一, 根据证据可知, 委托交通局的是中水十四局, 不是中建六局, 中水十四局的委托是基于其与交通局之间的合同关系, 而中建六局委托的是中水十四局, 中建六局的委托是基于其与中水十四局之间的合同关系, 各方均严格遵守了合同相对性原则, 中建六局对合同相对性原则是明知的; 第二, 交通局之所以不接受中建六局的直接委托, 就是因为交通局与中建六局之间没有合同关系, 无合同相对性; 第三, 既然中建六局在与上游单位处理来说说小康股份今天的拉扯吧付款事宜时严格遵守合同相对性原则进行委托, 那么中建六局在处理下游付款事宜时也理应同样严格遵守合同相对性原则进行委托; 既然已经
  签署过经骏腾公司确认的三方协议, 那么以后也完全可以继续这样处理; 既然中建六局都认为自己早已超付款了, 那么后续为何跳过骏腾公司继续付款。 因此, 骏腾公司认为中建六局明知在建设施工领域的付款原则, 却明知故犯搞双重标准, 中建六局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3、 根据中建六局提供的证据 10(印江县交通局与十四局对账单)可以证实, 第一, 交通局是与其合同相对方中水十四局对账, 而不是跟中建六局对账; 第二, 交通局是代中水十四局付款, 不是代中建六局付款, 交通局认得是中水十四局的委托付款请求, 并且将款项核算至对中水十四局的已付款中, 交通局与中建六局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从不跨过中水十四局认你中建六局的委托付款请求, 完全遵从了合同相对性原则, 这种付款是有约束力的, 中建六局不遵从合同相对性原则的付杭州几家小公司雷暴,小心互联网公寓的金融陷阱,利好汇金股份款, 是没有约束力的。
  4、 根据中建六局提交的证据 16(贵州省交通厅《关于尽快解决铜仁市农村公路“建养一体化” 服务项目“两欠” 问题的函》 、 贵州省铜仁市交通局《关于及时解决我市农村公路“建养一体化” 服务项目“两欠” 问题的函》 ) , 是无法证实骏腾公司下属人员曾上访过,也无法证明具体到涉案代付款的收款人曾上访过, 第一, 该组证据第707 页关于中中建六局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紧急报告中, 涉及的是石阡县的问题, 骏腾公司根本没有在石阡县进行施工, 石阡县发生的问题更是与骏腾公司无关与本案无关; 第二, 从本组证据可以看出, 施工出现问题, 究其原因完全出在上游承包方中水十四局与中建六局, 诸如拖欠资金不及时支付、 账务不清、 承诺春节前支付却出尔反尔、 逃避应对等问题比比皆是, 中建六局的管理混乱、 失信行为可见一斑,中建六局明明最不诚信却还妄图获利, 明明知道合同相对性原则却又装糊涂搞双标, 骏腾公司, 认为中建六局应为自己的违法行为负全部责任, 在法律上也更不应得到正面评价。
  综上, [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 天津仲裁委员会实际上已经全面处理过, 是无权再次仲裁的, 天津仲裁委员会不仅不顾自己其实无权仲裁的问题, 反而违背事实、 错误适用法律, 作出[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推翻了自己之前已经作出并生效的[2018]津仲裁字第 0764 号裁决的结论和观点, 故[2020]津仲裁字第 0025 号裁决在程序上和实体上均存在严重错误。       昨天大盘最后一小时缩量上涨,外围股市普遍上涨,消息面偏向平静。。”众人听说,又见环儿不在这里,昨儿是他满屋里乱跑,都疑到他身上,只是不肯说出来。探春又道:“使促狭的只有环儿。你们叫个人去悄悄的叫了他来,背地里哄着他,叫他拿出来,然后吓着他,叫他不要声张。这就完了。国庆回老家见闻。如果男人的共性是好色,那么女人的共性是什么?。”鸳鸯等说:“我们还没有给二奶奶磕头,怎么就好喝酒去呢。"贾母道:“我说了,你们只管去,用的着你们再来。刘永好出手!9个月增持民生银行33次,耗资7亿多!距离5%举牌线仅一步之遥。全民选股:英唐智控。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9

积分

0

好友

1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2-24 18:20:13
哎~~~,哎~~~~,哎~~~~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